《掌棺人》(主角陈戚叔)在线阅读在线试读精彩章节_普瑞小说网

掌棺人

掌棺人 连载中

掌棺人

时间:2020-09-18 07:21:43 分类:灵异 来源:微小宝 作者:江南 主角:陈戚叔

江南新书《掌棺人》由江南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陈戚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为了生计,我只能跟着村中老先生去抬棺材,双子棺、阴阳棺、九鼎棺、始皇棺!十年中我踏遍中华各地,危险万分.......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 找墓

这个时候的夜里不会太冷,但是有蚊虫,所以一个人都不许睡守在一起。

我也想一夜不睡呀,但是实在是熬不下去,就靠着呆瓜我们两个靠在一起,眼睛真的是睁不开了。

戚叔一夜都是睁着眼睛,守着一个很小的煤油灯,断断续续的亮着。

我本以为这样子的夜会十分的难熬,却没想到在这墓上面居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心,又或者是白天太累了,实在顾不得这么多了。

第二天天才刚露出鱼肚白,水雾凝聚起来成为露水,戚叔把我们给叫醒了,说现在赶紧下山。

我们醒的迷迷糊糊的又饿的不得了,打了一个盹儿,又只好跟着他上路了。

这条路不是我们来时的路,所以下山很快,我都不记得我是怎么到家得,刚一到我就跑到了家里,倒在床上就睡了,醒了就吃了饭,吃了又睡了就这样子一直到下午。

我正准备出去溜溜神呢,老陈就跑到我家里,拉着我就往前跑。

“老陈,你这是咋啦,鬼神附体了啊。”我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连口水都不给喝。

“你个小兔崽子,快点给我闭嘴,我们还有事商量呢。”老陈那家在村里的最前面一个孤零零的小房子,这房子的历史有多少年?我也说不清来,从台阶上长得苔藓一直蔓延到屋里了。

屋顶上破破烂烂,一到雨天就开始漏水,老陈的心事也不在这房子上,从来都没有管过这房子什么时候会不会塌,我还以为老陈会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好好的度晚年呢……

我进屋的时候,戚叔已经拿着他的罗盘在纸上密密麻麻的写着了,老陈家的木桌唧唧歪歪的不稳当。

昨天的事才刚过去,今天又要做出来什么幺蛾子呢。

“埋葬方法已经算出来了,在我们这里只有一种人才会接这种墓,因为主家的特意安排才会让这样买的,只要我们找到是谁买的木就知道了,破解这个木洞的方法,从而既拿了银子又活下来了。” 戚叔一身麻布多年却干净到令人发指。

我摸着头打哈哈:“不就是一个小的墓穴吗?就算是棺材头朝下埋的,那慢慢儿的挖总能挖出来的,又何苦去找谁下的棺材呀!”

“你个小兔崽子,懂什么,我们挖可以,要是真的没有一点儿知识的去哇,早就被埋下面了。”因为之前的墓穴里根本就没有那么多土都是因为上面一层一层的往下掉,所以才会有那么深。我们这里没有祖传的盗墓者,就算是也只是业余的来回山里跑,知道的东西比较多,戚叔也算是我们这里比较专业的了。但是他每天都是无比高冷,独来独往,没有人可以给他结伴。

一个人的力量肯定比不过一个团队了。

“这次墓穴被我们发现了占了这个先机,可是我们要想尽快的搞清,里面的东西就要有一个人来帮忙,除了我们,离开这座大山再翻过两座山有一个比较深的地方,那里按照地图上的说明,之前有一个家族在这里生活过,他留下来的子孙就参与到这个墓穴的建设中。”

我撇了一样老陈,这翻两座山这么模糊的概念,能找到什么?

“我们选个时间就直接去找他们,因为上次我们去看那个墓的时候我随手摸了一下石头,已经腐蚀的很严重了,估计不用过多久就和泥水一样混在一起找不着了。”

到那时再想,从里面摸金子就只能把里面的东西全部都给抽出来了。

戚叔看着我懵懂的脸,开口道;“其实能用最简单的办法,来干成这件事情也是一门学问。”

我总觉得戚叔这样子的人,不光有学问,肯定还是个有钱人为什么会和老陈一样,对那些金子感兴趣呢?

“等会儿收拾好东西,我们就出发。”目标已经明确了,就要赶快行动。

我又落到谷底了:“有没有搞错呀,现在不都已经是大晚上了吗,谁还连夜赶路啊?你刚才也说要翻几座大山,这大半夜的谁翻的动啊。”

“你这小兔崽子,怎么矫情的跟个大闺女似的,我说翻得动就翻得懂,现在再不抓紧,你还等到死的时候再抓紧。现在正是给袁老太太找木头的时间,我们就趁着这个时候出去,就说去找木头也没有人怀疑不然你再等等,等到猴年马月去了。”

戚叔已经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了,我也没什么东西,我爹更是不管我,老陈帮我收拾了几件衣服,他自己带了足够的干粮,我们几个就开始上路了。

这山里的路实在是不好走,脚下搁脚,手也不能乱碰这树上的叶子,说不定还有毒,更可气的是我听我老爹说这周围往前头再翻几座山就到了,苗疆去了。

那个地方的虫啊蛇的,比我们这里多很多了,瘴气都是埋伏在山脚出,专门迷惑外来的人。

所以我们在这里都不敢随便的往外边走,就是不知道戚叔说的那个地方是不是就是苗疆呢?

我们三个人赶路,确实是快了很多,之前呆瓜在的时候虽然他力气大,但人吃的胖,走路很慢,老是拖后腿儿。这次是出去找人,所以用不上力气,就没有让他去。

只是不知道老陈带上我,是不是为了路上解闷儿,还是让我打个下手,我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拿,跟着他们两个后面悠哉悠哉的逛。

和我想象的一样,一直往西走,还没走多久,天又要黑了。

这次的条件比上次要好得多,带的有火。

戚叔就找了一个可以升起火的地方,我们三个围着火苗坐下来,火光照在脸上暖洋洋的。

戚叔重新拿出他的那个罗盘,声音沙哑:“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条路我们走两天就能到,除了这山前面就是苗疆了。”

我心咯噔一下,我最怕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了。

苗疆那里的习俗和我们这里都不一样,我们圈子里的人少,但他们那里却是整个部落有着统一的宗教文化。

埋下那个棺材的人,也就是苗族的,因为他们那边独特的防虫安葬就是将棺材整个埋在土里,并且宗制的影响会有个人恩怨加入,就采用直立的插在土中。

“到了那里什么事情都不要轻举妄动,等锁定了是哪个安葬人,我们在问其中的奥妙。”戚叔这个人说完话之后,就觉得没有自己的事了,靠在一棵树上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

老陈看我眼睛瞪得老大,一点都不困,就打开话夹子和我说起了他年轻时候的故事。

老陈年轻的时候和很多年轻人一样,都想翻出这大山,能够在外面做一番辉煌的事业,衣锦还乡祖宗都有面子了。

但是这个老陈这个人年轻的时候,脾气特别的倔,村里的姑娘看上他他硬是死活不愿意,一心要往外跑,可是呢,刚跑了没几年,身上的钱一分都没有留下,又颤颤地回到了村子里了做当地村男子该做的事情。

邻居都说老陈在外面这几年什么都没有赚到,灰头土脸的跑回来了,实在是丢人,而老陈却不这样认为的,他在外面这几年不是没有学到东西,而是学到了确不敢拿出手。

老陈故弄玄虚的跟我说他学的就是掌棺。

我起初还觉得这个名字很高大上,但是在听他一解释,其实就是个抬棺的,给人做那白事,哪怕是嘴里说是八仙,但也只是一个抬棺材的人能登的上什么大台面呢!

但老陈觉得这件事情玄虚很大。

和我说了我也不懂,我就只好问他,这几年有没有见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因为老陈回到村子里也为村镇建设了,白事都接,特别是给人家做棺材这件事,他都能够找到不一样的木材。

老陈欲言又止:“你还小,这些事情呢,等以后再知道也不迟,反正我跟你说,干这行少不了你的好处!”

我见他不再开口,也就一个人陷入了沉思,要不是我娘死的早没有人管,我可能也找墓了,何必在这里呢……

接下来的赶路,越靠近苗疆虫子就越多,我怕的不能行,恨不得将身上所有能张开的东西,全部把自己给包裹住。

人这一跑路就比较快,原本两天的路程,硬是被我们三个人一天半就跑到了苗疆的入口。

那是一个比较狭窄的山谷,两边的山看着直插云霄,但是山并没有完全的靠在一起,而是在中间留下了一个恰好能够过一人的缝隙,这里的人称为一线天。

我被眼前的风景震惊了:“就是这里了我们要进去的时候,怎么跟别人介绍我们,那总不能说我们是来找谁谁谁的呀,不沾亲带点故,他们哪会为我们指路啊?”

我觉得我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就像是我们那山村,偶尔进去个人,我们就带有敌意,生怕他是来挖山倒吐的,这到了苗疆的人比我们那边的人更凶,要是联合起来把我们轰出去那可怎么办?

老陈摸了一把脸,汗水从灰白的头发滑落出来,开口道:“既然把你带来了,肯定能进的去,不然让你来干什么。”

第一次把这么伟大的使命,扛在我一个人身上,觉得有些脸红,老陈拍着我的肩膀,让我走在第一个,侧着身正好能够过这个一线天,眼前忽然光亮,豁然开朗。

就像书中所描绘的桃花源那样,唯一不同的是,这个时节并没有桃花。

和我想的一样,我们刚往前走了没几步就围上了一些人,他们穿着就是当地特有的服饰,身上的银片在走路的同时银铃发出来的碰撞的声音,花花绿绿的,看着很炫目。

老陈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对着那些苗疆人说,这个是你们族人在外面的女婿,我们是你们的亲戚,前几年出去找工作,现在才回来,等下我们回到家里,就请你们去吃饭。

说的简直是有模有样。

我瞪了老陈一眼,却说不出一口话,因为这些苗族人手里拿着都是锄头,要是一句话得罪了他们,再为这些出头打一顿的话,那可是有苦说不出了。

我压着愠气,对着各位大叔大爷,眉开眼笑道:“我是你们这的女婿。”

苗族本地的闺女,十分的宝贵,而且苗疆的蛊术一般都是传女不传男,女的太过于厉害了,导致这当地的小伙子都不敢娶,所以这剩女就特别的多,没有办法就只能从外面找,这也不是先例。

当地人很是怀疑,看着我也不像是多大年纪的,怎么会找不到老婆娶苗疆的姑娘呢?不过看了半天没看出来什么特别的,这些人才慢慢的收起敌意,我们几个带的东西也不多,一眼都能看出来,就那几件破衣服就放我们进去了。

走在路上,我还心想这就是为什么带我来的原因了,要搞不好,真的被谁给看上了,那可怎么办呢,我吃不了兜着走,这辈子都别想离开这儿了。

戚叔描了一下他的罗盘,顺着罗盘的指针指的方向,绕了一圈儿,最后锁定在一个地方,就是村尾的一家,看着比较大的竹房子里。

苗族的人住的都是比较高的竹楼,第一层下面是养鸡的,上面两层才是主人。

在不知道他家有没有闺女的同时,就直接往人家家里去,会不会有点不太礼貌呀……

我们三个弯腰悄悄地,从房子后面绕了过来,却被底下喂鸡的姑娘看到大吃一惊:“你们是什么人跑到我家干什么?”

糟糕,被发现了!不过这苗族的姑娘长的可真水灵,头上的银片遮着小脸儿的,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当下温柔的回复她:“小妹妹你别慌,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来走亲戚了。”

“哼,我不管,你们找什么,现在马上滚出我家,要是再让我看见你们鬼鬼祟祟的,一定是不做好事,别怪我放蛊啦!” 和个小辣椒一样。

这小姑娘怎么这么不讲理呀,我们也不是没有恶意吗?还是戚叔沉得住气,先安抚着小姑娘我们现在就走,只是想走的时候看一下你的父亲,因为是他让我们来的,看完我们就走。

“我爹不在家,你们滚!”

“我说你这小孩怎么那么不讲理呢?我们去来找你爹有事的,又不是来听你骂人的。” 声音越吵越大。

估计他爹就在屋里,听着外面那么吵,就出来看看这三个陌生人,他根本就不认识,但是听着这话倒像是外地来的。

来都来了,说说话也没什么,左右思想了半天也没个主意。“你们三个就进来坐坐吧,省得别人说我们苗家人还不待客。” 听了这话,我们就像是得了特赦令一样,赶紧钻到屋里去,真的怕的小姑娘下蛊!

屋里布置得很简朴,这些地方比我们那里更偏僻,所以基本上很少见到有现代化的东西,反而落得灰真的很多。

竹子做的桌子和椅子坐上去上,有唧唧歪歪的声音,我不好意思的退到了一边,就让戚叔和他说话。

戚叔一开口,也没拐弯抹角,上来就问你缺不缺女婿。

……

我睁大眼睛的只想找个地缝钻起来有这么样子的人吗?合着大老远地准备把我卖在这儿。

那苗家老爹比我还摸不着头脑呢,不过一听的女婿就来了,眼色两眼发光似的看着我。

他就那一个闺女,现在已经有二十五六了,他可早想着抱孙子呢,可是这村里的男子都怕她,都离得远远的,没有适龄的男子和她婚嫁,现在可倒好了还送上门来一个,只要进了这个门,以后出去可就难了,还不就是我自家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子不嫌母丑

编辑子不嫌母丑点评:

《掌棺人》这本小说写的很不错。虽然说那个评定实力的阶级有点像斗破还有一些小瑕疵,但是不可否认这真的是一本值得阅读的一本小说。思路清晰,也不像其他小说那抄一点这抄一点,有自己的想法,更新速度也是挺快的,真不知道那些整天催更的,你们辣么吊怎么不写?顺带一提作者大大注意身体,不然怎么给我们带来好的作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灵异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掌棺人